新闻是有分量的

80后创业者的2015:纠结于坚守与返职之间

2016-07-27栏目:商业
TAG: 创业者

若干年后,当80后创业者再次回望大众创业的2015年时,是否也会发出冯小刚旧作《一声叹息》中的开场感慨?


80后创业者的2015:纠结于坚守与返职之间


“一幕幕开场的锣鼓,一曲曲落幕的悲歌,如今都已随风而去,唯有那轻轻的一声叹息住在我的心里。”若干年后,当80后创业者再次回望大众创业的2015年时,是否也会发出冯小刚旧作《一声叹息》中的开场感慨?


2015年,一大批80后职场中人辞去工作,加入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时代洪流——他们渴望财务自由,更渴望实现自我;他们愿洒汗水,无惧资本寒冬;他们或自立门户,或加盟创业团队;他们有的成功融资意气风发,有的无功而返重归职场……尽管他们创业之途顺逆不同,但都希望走得更远。


在过去一年中,记者持续跟踪和记录了多位80后创业者,他们大多出身草根,没有太多可资依赖的背景。不过,作为一帮年轻的创业者,他们同样经历过激情与热血,辛酸与迷茫,面对不期而遇的资本寒冬,他们也曾有徘徊与执著。


创业者“寒冬围炉会”


一个雾霾深重的寒冬,几位理工院校毕业的80后创业者同学相聚在石家庄,他们有的来自创业圣地深圳,有的来自商业氛围浓厚的江浙,而发起聚会并做东的同学,则是一位毕业后曾闯荡深圳、北京,后植根石家庄的创业者李楠。


“这次召集几个同学来石聚会,一来是多年没见联络下感情,二是大家静下心来聊聊市场,启发下思路。”生于1981年的李楠称,尽管2015年算是自己创业历程中最顺利的一年,但他却感受到一种从来未有的迷茫。


准确地说,2015年是李楠辞职创业的第三年。2012年一次偶然的交流机会,启发了他决心围绕医院就诊某一痛点创业,从第一年营收几十万,但第二年几百万,再到去年,他不到十人的小公司已经做到了逾千万的营收。


与其他刚走过“生死线”的创业者类似,李楠目前面临的烦恼是,与他一起创业的团队有点跟不上公司发展的步伐了。如果说创业初的“起飞期”,某个“长板”就能杀出一片战场,但进入“平飞期”后,任一短板都可能攸关公司生死。


由于李楠开发的就诊软件属新事物,加上各家医院彼此没有隶属关系,若想进入这家医院,都免不了在酒桌上“趟市场”,他坦言仅前年一年,他就喝“断片”了不下20次,去年虽然少了些,但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。


这款富有创新性的就诊软件,尽管在石家庄周边几个地市尚无竞争对手,但在周边及其他省份,相似的公司已有不少,甚至已经有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已开始注意到这一市场,可以预见,未来几年这一市场竞争将十分激烈。


“作为市场的先行者,在一个细分市场做到绝对垄断,往往会有很高的毛利率,但一旦该市场被大家所关注,从蓝海演变为大打价格战的红海,只需三四年时间,届时利润也将回归平常。”李楠清醒任何新兴行业都会面临这样宿命。


与李楠面临的“成长的烦恼”不同,小他一年的同学郝睿目前正陷于下一个创业方向的迷茫。去年年初,监管层叫停互联网彩票业务,赵睿在深圳创业的互联网彩票公司也被迫关门,此后他一直在不断地寻找新创业项目。


“投资人说,幸亏上半年关门了,不然可能会亏得更多!” 郝睿并不急于马上启动下一个项目,因为现在好的创业项目不多,尤其在下半年进入资本寒冬后,投资人对烧钱模式的创业公司更加戒备。


最近半年来,郝睿认真研究了雪球网的营运模式,试图寻找还有那些互联网金融领域尚未发掘。前一段时间,他还去浙江义乌调研了一圈,发现那边有的买袜子的电商,月出货量就在3万件,他希望新的创业项目能与消费有一点关系。


继续上路OR重归职场?


过去几年中,互联网领域的创业热浪滚滚,作为理工院校信心工程专业的高材生,李楠和郝睿算是赶上了创业的好时候,不过在全班40多同学中,目前仍在创业的只有他们几位,多数同学在一番热血后,又重回“朝九晚五”的职场。


无论是石家庄创业者李楠面临十字路口的困惑,还是深圳创业者赵睿寻找新项目的犹豫,抑或其他同学创业受挫后重回职场的无奈,这些80后的创业者,都普遍面临财富自由与职场风险进退取舍的内心抉择。


回想创业以来的辛酸,李楠坦言最艰苦的那段日子,他们只有几千块钱,不得已到处借钱凑创业启动金,而在创业的过程中,之前跟着他创业的两批人都走了,因为看不到公司的希望,能走到今天,没有一点执著和任性是不行的。


在容纳超过1300万人资料的中国人才数据库中,LinkedIn(领英)筛选出2010年至今有过创业经历的约3万人,大数据分析发现,约63%的创业者在结束一个创业项目后,会重返企业或机构工作,而选择继续创业的连续创业者仅占26%。


王晓鲁是为数不多的连续创业者之一。作为“梦想+”的三位创始人之一,他此前曾在知名能源机构和能源股权投资机构工作。首次创业为他二次创业带来实战经验,并帮他快速发现不足并补全短板,提升了自身能力和资源。


领英的职场调查显示,在选择继续创业者中,20%创业者选择立即再创业,6%创业者则选择进入企业或机构工作一段时间,待时机合适后再进行二次创业,除外,还有2%的创业者转变成为投资创业者的投资人身份。


创业是奋斗的代名词,同时也是高风险的代名词。2015年下半年,互联网资本寒潮给原本火热的O2O行业着实泼了一盆“冷水”,O2O企业死亡名单还在不断更新。毕竟,创业成功只是少数,而大多数创业者都以失败告终。


张磊曾是一款A轮企业服务类型App的联合创始人,公司融资完成后,他选择了立刻退出,并进入国内某一线互联网公司从事开发经理一年,理由是孩子出生后家庭压力加大。


“创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,人事协调、发展不稳定都会让人疲乏,这时融资完成提供了退出的好时点,所以他选择退出创业项目,入职互联网公司。”张磊坦言,创业占用太多家庭时间,而大互联网公司的强度则小得多。


“相比更年轻的90后,80后是非常苦逼的一代人,房奴、车奴、娃奴……都让这代人失去了本应该有的梦想!”李楠称,在创业激情遭遇现实碰撞后,大多数80后创业者内心都会在继续上路与重归职场之间纠结。


文/陈俊岭